首页 在线阅读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198章 第198卦 番外 家主之争01

一卦难求 廿乱/文

闵银谦的忽然消失给闵泱带来无数麻烦, 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家可恶的师父绑回来继续当家主,他又不了解闵家, 当这个家主令人心虚呀。

闵家是闵银谦的一言堂, 却不是他闵泱的,想要真正将闵家掌握在自己手中他费的时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会服气一个外来人。

一直希望儿子过继给闵银谦的闵银均就不同意, 他当不了家主,也不能让一个外人当了去!

第一个给闵泱下马威的就是闵银均。

在闵泱得到家主令牌的第二天,闵银均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冲进闵泱所在的院落,完全不似闵银谦在时对闵泱那般恭敬讨好,一改之前的面孔。

闵泱完全不畏惧他们, 龚致诚还打着哈欠:“闵二爷这是要闹哪样儿?”

闻风而来的管家闵湛是闵银谦的心腹,自然是站在闵泱这一边, 他赶在闵泱开口前问闵银均:“二爷, 您这是做什么?”

闵银均冷笑,指着站在门口看似弱不禁风的年轻人闵泱:“当然是要把那个偷窥咱们闵家家主之位的贼人抓起来送去警察局!”

闵泱手中的信和信物还是闵湛交给他的,肯定不能让闵银均说送警察局就送警察局。

闵泱却未让闵湛替自己出头,他双手抱胸, 胸有成竹,应对这种场面他还是比较有心得, 被质疑时当然要打消对方的质疑为主, 他很清楚对方要的是什么,而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闵泱似笑非笑:“师叔是觉得我这个家主之位来得不正当?”

闵银均肯定地回他:“当然,你不过才来昆仑没多久, 也未曾了解咱们闵家,你有何资格掌握闵家的秘密,如何将咱们闵家发扬光大。再说了,谁能证明你就是我大哥的徒弟,他怎么不把家主之位传我或者其他兄弟,怎么偏传给你。所以你就是个贼人,是个骗子。”

闵湛听完闵银均的话内心无比庆幸家主把位置传给闵少主,而不是他这位蠢二弟,他这是一杆子打翻一条船上之人,令牌是他给闵少主的,他的意思难道不是说自己伙同闵少主篡了家主的位置?也不看看,别人都没有跳出来就他迫不及待想抢下令牌,真是蠢不可及。

昨晚将令牌交给闵泱之后又将闵银谦留下的一个传话玉简给了他,至于家主会跟少主说什么,就连他也不知道,想必是接管闵家的底牌,他就看看闵银均这个蠢人是怎么败在闵少主手里。

闵泱感到非常无辜,才刚才第二天就被戴上如此可怕的帽子,但他倒也不恼:“听闻咱们这个世界以实力为尊,既然师叔如此不信任我,不如咱们比一场,如果你的弟子败落那么家主之位依旧是我的,反之,家主之位归你,如何?”

就闵银均这种见风使舵之人,最适合的交流方式就是揍揍揍,一顿揍不服那就揍两顿!

闵银均心想这倒是不错,来自下界之人哪有那种本事从他们这些真正修行之人手里取得胜利,他也不会欺负人,派出自己引以为傲的几位大弟子足以碾压闵泱等人。

闵银均在心里盘算着,点头应道:“成,五局三胜,派公证人员到场,免得你耍赖。”

闵泱是懒得里他,谁耍赖还指不定呢,他直接定下时间:“时间就定在三日之后上午九时,比赛场地由闵湛负责。”

闵银均现在满心都是自己当家主之后如何大刀阔斧改变闵家现在的格局,至于针对三天之后的擂台,他们肯定是势在必得,战胜他们是必然的,完全无须担心。

待闵银均带着他的徒弟们离去,闵泱才摇头说:“师父又给我留下一个大麻烦。”

秦巽握了握他的手:“也许是师父对你的考验?”

闵泱深深地吸了口气:“算了,我就知道他一点都不靠谱。我们还是把大家召集起来商量一下三天后的擂台吧,那位师叔真是没事找事。”

秦巽笑了笑:“哪里都有争权夺利之人,看来修真界也不例外。”

闵湛处理完自己手头上的一些琐事敲门进来。

他不由得开始担忧三天的擂台赛:“少主,三天后真的要举办擂台赛?”

闵泱肯定地告诉他:“当然,都已经开口了,总不能不理会。”

闵湛还是担忧:“那三天后我们可有胜算。”

闵泱直勾勾地看着他:“这就需要湛叔帮忙了。”

在闵家住了那么多年,闵湛不可能不知道闵银均等人有多少斤两,闵银谦既然能将书信交给闵湛再转交给自己,就说明他非常信任此人,有闵湛这个内联,他当然有胜算。

“自然是义不容辞。”闵湛笑着说,“不知道少主有多少成把握。”果然没有看错人,少主比闵银均那几个聪明不知多少倍。

“那要看对方怎么出招了。”闵泱说。

“我这就将我所知道的告诉少主。”闵湛完全不觉得自己此时与闵泱合作有狼狈为奸之感,反而觉得特别畅快,说话有人听得懂的感觉,好得不得了。

刚到达昆仑世界的闵泱几人开了一天的会议,最终确立三天后出战比赛的五人,都是有过比赛经验的,要说怯场那不太可能。

此时的闵家即将因闵泱的到来而掀起一片血雨腥风。

三日之约即将到来。

擂台场地已准备妥当,就在闵家旗下的练武场,临时放开一个场地供他们比赛使用。

不少经常到此处找人比试的修士都觉得好奇,怎么突然间要闭馆了,有消息灵通的早早探知闵家近两日发生的事情,都传出去了。

闵家家主即将换人!

不,应该是已经换了人,但是却得不到闵家人的认可,故而有了擂台赛,谁赢谁将是下一任家主,可以说是非常儿戏,可是闵银均竟然不尊重闵银谦的选择,这场擂台赛现在不来,日后迟早都会出现。

得知是新上任家主的决定,不少人对新家主的做法都点头称赞,是个通透之人,不阴损之事,所有的阴谋诡计都直接走到台面,是个值得结交的,至于闵银均,在闵家多年,接触过他本人的也不少,谁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他们就等着看戏吧。

这场戏即将开始。

三天时限已至,闵银均带着他的弟子们浩浩荡荡前往闵家的练武场。

鉴于事情是闵银均挑起,闵泱并没有交待闵湛不让外人观看比赛,知道的人越多,闵银均越不可能耍赖,闵泱就是知道喜欢挑事之人向来容易变卦。

出门前他给自己算上一卦,嗯,今日出行很顺利,心想事成。

现在跟着闵泱来到昆仑世界的都是同在一条船上,而且他们也乐意被绑着。

他们出战的人员全是对方意想不到的,而他们的对手,有了闵湛给的资料,两天时间足够他们研究得透透的,无论哪些人出战,都不惧怕。

为了速战速决,闵泱决定将自己排在第三,头两位自然是非常有胜率的龚致诚和桓颐,他俩的能耐都在闵泱之上,毕竟物种不同,传承也不一样,可以将对手打得措手不及。

想想也挺有趣。

秦巽文语轻柳向群等未参加比赛的都坐在VIP看台上为自家亲属加油。

“家主挑战”第一轮开始。

龚致诚向来以成熟稳定的形象出现在众人眼前,他一出场就吸引不少前来观看比赛的女性观众,台下一片窃窃私语。他的对手是闵银均的大徒弟,相貌平平,在众多师兄弟中修为算是不错的,闵银均也希望自己派出的大徒弟能够将闵泱的人打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再也不敢与他抗衡。

事实上,不仅是闵银均的大徒弟,就连闵银均都没有看出龚致诚的真身,哎,看来挑战度不算太高,就当作是逗逗小孩儿吧。

闵银均大徒弟举起手中的灵器向龚致诚冲去:“看招!”

龚致诚早有准备,他连武器都不需要向别人展示,身体轻跃凌空,便将对手砸过来的法器踢回去,而且他的力道还不轻,法器直接被他踢碎。

龚致诚非常有诚意地道歉:“不好意思,下脚重了点。不过,你的武器也太脆弱了,回头让你师父送你个好点的。”

闵银均大徒弟:“……”

恼羞成怒的闵银均大徒弟再换一个次一些的法器继续与龚致诚斗法,可惜不出三招就败落,被龚致诚一脚踢下擂台,不得不说龚致诚大出了把风头,他还朝观众席上的文语轻送了个飞吻,不用当部长就是好,随时都可以放飞自我。

闵泱起身为龚致诚鼓掌,至于他放飞自我之事,竞赛选手不都喜欢这样嘛,他们见多识广,习惯了。

第一轮轻松过关,第二轮出场的是大美人桓颐,他的能力与龚致诚相比,只高不低,毕竟他接受过一次新的传承,这次他就是想看看自己的传承到哪个地步。

吃了一轮亏的闵银均气得牙痒痒,他又不能当着众人的骂自家徒弟无能,那岂不是自己骂自己,只能咬碎银牙合血吞,第一轮只是他们比较侥幸而已,他接下来可不会将胜利拱手让人,他朝他最得意的二徒弟使了个眼色,让他上场,这一次他们要动用新手段,哼!

这个家主之位,他是势在必得的。

闵泱,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小说书香门第http://www.txtnovel.net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尽量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2推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