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在线阅读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103章 结局

金丝雀[重生] 狐狸不归/文

裴向雀从那间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陆郁正倚在墙上抽烟,他的眉眼冷淡,火光自他食指与中指间明明灭灭,裴向雀没见过陆郁抽烟的模样。

他走过去,拉住陆郁的另一边手朝楼上走了过去,陆郁也随他的心意,只是问,“阿裴,你知道了吗?”

裴向雀的脚步并不算沉重,闻言偏头瞅了陆郁一眼,才轻轻地应了。

两人走到了台阶的末尾,陆郁沉默了片刻,“那你怎么还不跑?”

“我跑什么?”裴向雀的心又满足又温暖,他知道陆叔叔是为了不伤害他,克制欲望,而将自己锁在这个地方隔离起来治病,声音也软了,“我还有,留下来,陪陆叔叔治病。”

他顿了顿,将陆郁的五指紧握在自己的掌心里,“那个,那个医生讲了,陆叔叔的欲望,与其克制,倒不如满足。而我就是,陆叔叔的欲望。”

裴向雀讲到这里,原本冻得青白的脸都因为害羞还染上了一层几不可查的粉红,“陆叔叔,可以在,在我的身上,满足你的一切欲望。只要,只要是陆叔叔想的。”

陆郁一怔,脚步定在了最后一个台阶上头,也没有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忽然低声问:“阿裴,你还记得我从前对你讲过的情话吗?那些不能让你听明白的,都是我的欲望,我那不可见人的占有欲。”

他又笑了一下,“光是听,我都不愿意让你听到,因为你承担不住。可现在,你却要我对你确实做下那些事情,满足我的欲望?”

“阿裴,你撑不住的。”

陆郁这样盖棺定论,又觉得有些可笑,这可真是个悖论,他是为了占有欲不伤害到裴向雀而治病,而医生告诉他,要想治好,却非要由心上人满足自己的欲望不可。

他舍不得的。

即使陆郁的眼神冰冷,语调里似乎没有丝毫感情,可裴向雀明白,他只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他的陆叔叔也是人,也会害怕,他害怕的是占有欲不受控制,伤害到自己。

裴向雀小小的叹了口气,他慢慢地讲着自己的真心话,“陆叔叔是,是我的先生,而我也是陆叔叔的先生。我们是要,一起走一辈子的。不仅是陆叔叔对我好,承担对我的责任,我也要,也要背负你的人生,无论是好是坏,永远长长久久,陪在你的身边。”

他说的这些话,就像是剥开了自己的衣服,袒露出毫无防备的胸膛,颤巍巍地将自己心脏的位置举高,只为了向陆郁献祭。

陆郁接住了,他舍不得不接住。

他一把将裴向雀搂在自己的怀里,舔了舔小麻雀敏感的耳垂,连呼吸都比往常炙热得多。

“你既然这么讲了,就不能后悔。我的小傻雀,你怎么这么傻?”

傻到让陆郁的心都软成一团,可全身的欲望却热了起来,陆郁重重咬了上去,留下一个深刻的牙印。

裴向雀回抱住了陆郁,他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好好地保护着对方,“我不后悔。陆叔叔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这是裴向雀的承诺。

在心理医生的指导之下,裴向雀也加入到了陆郁的治疗方案当中,而且还是最重要的一环。家里的监控摄像头全都关闭,医生诊治的时间也进一步缩短,陆郁的主要活动范围从书房变成了卧室。

可是谁也不知道陆郁到底对裴向雀做了什么,连心理医生都不被允许接触裴向雀。

李程光的工作还是同往常一样,每隔两天来送一次文件。他走到老宅,陆郁告诉他自己不在书房,而是卧室。

他敲了敲门,陆郁将门打开一条不大的缝隙,走了出来。李程光低着头,难免瞥到一眼屋内的情景。卧室里空荡荡的,只有正中央摆放着一只巨大的金丝笼,那还是他前几天叫人运过来的。

那情景在他眼前一闪而过,而现在笼子里头似乎多了什么,他瞧不清楚,只能暗加揣测,心里有一个大胆且可怕的想法。

或许裴向雀被关在里面。

陆郁拿着一摞文件,似乎对这些没什么兴趣,漫不经心地吩咐,“我先回去,等明天再来拿。”

李程光察觉到陆郁情绪的不对,也不敢说这是紧急文件,只想着治病是最要紧的事情,便从陆家老宅退了出来。等到了外面,看到天边的太阳,才算是喘了口气,实在是因为里面太压抑了。

拿完文件,陆郁转身推开门,朝卧室内走了进去。卧室很大,可里面除了一张床,几乎没有什么大件的家具,厚重的窗帘被紧紧地拉拢,连一丝光都没有。

这里有一样本不该出现的东西,就是屋子中央摆放了一个有大半人高的鸟笼。那是个由纯金打造的鸟笼,做工精致,笼条上雕刻了镂空繁复的花纹。除此之外,笼子自上而下镶嵌满了绿宝石,交错在一起如同繁密的绿枝生长缠绕,整只金丝笼珠光闪耀,价值连城。而再走近一些,才能发现里头别有洞天,这里并不是豢养了什么珍贵的鸟,而是一个雪白纤瘦的身影。

陆郁走到这个巨大的鸟笼前,停步驻足,弯腰敲了敲笼门。兴许是听到了声音,笼子里那个人慢慢抬起头。

那是裴向雀。

笼底上铺着柔软的毯子,裴向雀赤身裸体地蜷缩在上面,上半身又伏在栖架上,露出大片大片的皮肤,背脊和脖颈处弯曲的弧度圆润动人,整个人随着栖架微微摇晃。

他睁开了圆圆的眼睛,眼角微微泛红,里头满含着水光,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半响才反应过来,“陆,陆叔叔。”

裴向雀想要抬起胳膊,触碰到自己的陆叔叔,可费尽了力气,也碰不到近在咫尺的陆郁。因为他的手腕和脚腕上都戴着纯金的镣铐,链子从笼底连接到四肢,又长又沉重,铺满了小半个毯子,细细碎碎地闪着光,稍稍移动就发出清脆的响声。

陆郁俯身下去,伸手摸着裴向雀脆弱的侧颈,微微笑着,“我的金丝雀怎么了?连这么点力气也没有吗?”

这个笼子是在裴向雀养病的时候,陆郁派人打造的。他那时已经病情严重,可裴向雀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陆郁只好用些别的法子,发泄心里的欲望,便按照内心的幻想,打造出了这个金丝笼。

做完了之后,他曾亲自去看过这只笼子,却没打算用在裴向雀的身上。

直至裴向雀要满足他的心愿,心甘情愿地走入这个牢笼之中,愿意为陆郁成为笼中鸟。

裴向雀眨了眨眼睛,“我,锁链太沉了。”

陆郁笑了笑,似乎是对裴向雀很不满意,“不沉的,是不是阿裴的翅膀被锁得太久了,连展翅的力气都没有了?”

裴向雀和现在的陆郁没有道理可讲,只好嘟囔着嘴,又转身伏在栖架上,只留给陆郁一个背影。

陆郁却不会这样轻易地放过他。他伸出长手,近乎恶意地逗弄困于笼中的金丝雀,肆意地玩弄他身体上敏感的地方,陆郁周身都是扭曲的、病态的、恶意的占有欲,仿佛他已经坠入黑暗,且不可自拔,沉迷于此。而笼子里只有巴掌大的地方,裴向雀又被铐着沉重的脚镣手镣,无处可躲,无处可藏,只能任由陆郁在牢笼之外的逗弄。

裴向雀不会躲藏。他才开始只是害羞,可适应过来后却顺从地打开了自己的身体,展示在陆郁的眼前。

他抬起头,眼里满是浓重深沉的爱意。

陆郁被他瞧得心头一颤,低头重重咬上了裴向雀泛红的指尖,拉开笼门,将这只被锁在笼子里良久的金丝雀扔到了床上。

他从前爱在床上同裴向雀讲情话,现在却不会了。情话是他他从前所有暗藏于心底、不可诉之于口的占有欲,而现在这些不必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发泄,而可以直接在裴向雀的身上变成现实,他就懒得讲了。

许久过后。或许外头的太阳都从东偏到了西,可裴向雀却一无所知,这里的窗帘从未拉开过,他也很久没见过阳光了。

陆郁曾咬着裴向雀的唇,调笑着说,因为连阳光都会窥探他的金丝雀。

裴向雀哭笑不得,不知道陆叔叔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裴向雀的气息还没喘匀,又被陆郁塞到笼子里,蜷缩起了身体。屋里的温度打得很高,他的皮肤上满是斑驳的红痕,伏在栖架上,全身上下软的似乎没有骨头,仿佛真的像一只折了翼的金丝雀,只能等待着主人的投食。

陆郁很心满意足地想,他只能依靠自己,他也只有自己。

“你不许同别人说话,”陆郁讲到这里,自己倒是先笑了起来,“除了我以外,还有谁能见到你?你能见到谁?谁也见不到。”

经过这么些时日,裴向雀也很会应付他了,喘着气讲,“我只和陆叔叔说话。”

陆郁却又有了新的主意,他捉住裴向雀的手腕,摸着细腻的下巴,似乎满是疑惑,“阿裴不是我的金丝雀吗?为什么不叫给我听?”

他最近有许多异想天开的主意,裴向雀又拿这样的陆郁没有办法,都说好了要满足他的一切心愿,这句话当然也在其中。裴向雀没有力气,便在栖架上歪着脑袋,模仿着鸟叫,“啾啾啾”地叫唤了起来。

可惜方才用多了嗓子,现在声音太哑,都不太能听得出来。

陆郁堵住了他的嘴,漫不经心地制止着,“算了,阿裴的叫声都不清亮了,我等明天再听。”

他这么说着,顺手合上了笼子,向楼下的厨房走了过去,打算为裴向雀煮上一碗雪梨水。

厨房的灶台上安置了一块显示屏,里头分成四块,上面清晰地映着从鸟笼的各个角度录下来的裴向雀,因为陆郁每时每刻都要看到自己的金丝雀。

而裴向雀那样柔软又驯服地窝在笼子里的毯子上,即使笼门没有上锁,也没有一丝一毫想要逃脱的欲望。

煮完梨水之后,还不到晚上。裴向雀的喉咙不好,也唱不了歌,说不了话,可幸好还有一身雪白细腻的皮肉,可供陆郁做文章。

陆郁从另一个屋子将植物染料和颜料拎了过来,又把裴向雀安置到大大的飘窗上,让他伏在上头,露出整个后背和腰臀。裴向雀身体的线条优美流畅,皮肤又白,很适合作画。

裴向雀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总是忍不住回头,陆郁正在帮他涂隔离霜,却没什么感觉,裴向雀只能顺着陆郁的手,猜测他涂了上半身的大部分地方。

陆郁恶趣味的摁着裴向雀的腰窝,看他忍不住向里缩了缩,又笑了一下,“别动,正替我的金丝雀在背后画丛花。”

因为构图本来就不复杂,细心地描绘勾勒出轮廓后,陆郁就将饱蘸着颜料的笔涂在了裴向雀的背后,颜料很冰,毛刷又是软的,接触到高潮没多久,过分敏感炙热的皮肤上,裴向雀格外受不了。

他忍不下来,才开始是咬着自己的手腕克制,被陆郁发现后塞住了嘴,再也没了其他的法子。整个人就像砧板上任人宰割的活鱼,任由陆郁的动作和刺激,他想要逃,却被摁住了手脚,连动也不能动。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裴向雀最后只能哭着抽抽噎噎,连气也喘不上来,身后的笔终于被收了回去。

陆郁吻掉了他的眼泪,“阿裴哭得真动人,就是要仔细嗓子。花已经画好了,要看吗?”

裴向雀的眼睛比兔子还红,看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却还是点了点头。

镜子里的裴向雀,背后已经不再是雪白的皮肤,而是换成了两丛热烈的花。

白的百合,红的玫瑰。

这幅画的颜色简单,只是每一朵花的形态都各有不同,仿佛是燃烧着生命一般热烈地绽放着,从腰臀处长出,没有绿叶,只有两丛交缠在一起的花,一红一白,色彩对比强烈。而一只金丝雀在红玫瑰的尖刺上伫立,小巧的脚掌滴着鲜血,似乎正在歌唱。

裴向雀呆愣愣地看了许久,他的姿势很扭曲,还是问,“小麻雀,陆叔叔,小麻雀在哪?”

陆郁俯身,吻了吻他背后的一小块地方,又慢慢道,“在我的嘴唇边。”

小麻雀只画出了一个小小的尖翅膀,隐藏在了花丛里,要很仔细才能瞧得出来。

裴向雀的心才安定了下来。

陆叔叔还记着他的小麻雀呢。

天早就黑了。

裴向雀被折腾了一天,早就累了,昏昏沉沉地被陆郁灌了一碗粥就睡过去了。陆郁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笼子里的裴向雀,终于,他走了过去,打开笼门,将裴向雀抱了出来,放置在更加柔软舒适的床上。

其实每一天,等到裴向雀睡熟了之后,陆郁都会把他放到床上,再在天亮前把他送回去。也幸好裴向雀心大,睡眠质量好,这么折腾两回也不会醒。

陆郁把裴向雀搂在怀里,看着他稍稍皱起的眉眼,心里涌起一阵难过。

夜深人静,他的理智回笼,明知道不应该那么对待裴向雀,可是占有欲无法被控住。

可或许是由于今天睡得太早,裴向雀在陆郁怀里打了几个滚,又清醒了过来,睁着亮晶晶的眼睛问:“我早就,早就知道,陆叔叔舍不得我,今天,果然被我捉住了马脚。”

陆郁应了一声,他的小傻雀哪里得来的这个结论。理智和欲望斗争了半响,就在裴向雀又要睡过去的时候,只听得陆郁轻声问,“阿裴,我这么对你,你是不是很难过?”

陆郁觉得自己就如同他的母亲一样,病的太重,欲望太过强烈,总是伤害了心爱的人。陆成国无关紧要,伤害也就伤害了,可他的裴向雀不同。

他舍不得,也不能去伤害。

裴向雀直起身,镣铐与链子叮当作响,他亲了一口陆郁的胸膛,坦白地说着自己的真心话,“没有难过,也不会,不会难过。或许有的,时候会疼,可是和陆叔叔在一起,我就不晓得什么叫难过了。”

他又想了片刻,“因为陆叔叔生病了,我想好好,好好照顾陆叔叔,让你,快点好起来。这怎么会难过?”

陆郁原先那与胸口沸腾的欲望仿佛被浇上了又甜又腻的蜂蜜,也融化成了一团,不能再灼烧他的神经,驱使他的行为。他以为自己接近痊愈,可是占有欲还是牢牢地把控着他的思维,他放不了手。

裴向雀没有在意陆郁的回答,即使喉咙哑了,也是很欢快地说:“陆叔叔,偶尔也要依赖我一下。我是,是不会,那样轻易地就被打倒的。”

“对了,”裴向雀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有些害羞,踌躇片刻才问出口,“那我做的好不好,陆叔叔的欲望,满足了吗?”

陆郁一僵,他内心似乎是满足了,可又不知足,想要将这种状态长久的保持下去。

大抵欲望都是如此,如饕餮恶兽般永不知足。

陆郁自嘲般地问:“阿裴,要是我不满足如何,你会不会害怕?”

裴向雀坐起来,被子顺着他的胸前滑下,落到胯骨的位置,他偏过身,看着身旁的陆郁,似乎想起了从前的事,“其实,陆叔叔的,陆叔叔的病,我可能,在这之前就有点知道吧。”

他磕磕绊绊地讲出了发现了许久的事情。就是在陆郁安排了安知州的事情过后,他就隐隐约约发现自己和陆叔叔的相遇,与那次的安排有许多相似之处。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加上以陆郁的身家,为什么住在那里,种种不合理的现象凑在一起,很容易就拼出来正确的答案。

裴向雀想,从最开始有印象的那场相遇,大概都不是意外。

陆郁从来没想到过裴向雀能发现这件事,即使是他这样的镇定,也深吸了几口气,才慢慢问,“那,我的小麻雀不害怕吗?毕竟,是……”

裴向雀没等他说完,就低头吻上了陆郁的嘴唇,珍之重之,软软地回答,“即使所有的因缘巧合,都是,是假的。可陆叔叔是真的,陆叔叔对我的好,也是真的。既然这些都不是作假,那又何必追究?”

裴向雀的性格就是如此,他缺少对外界交流的途径,反而会将人和事看得更加通透彻底。那些假象他都不会在乎的,只要明白什么是真的就可以了。

谈到了这件事后,裴向雀完全精神了起来,“那,陆叔叔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因为,”陆郁顿了顿,他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久到穿过了生死轮回,声音都恍恍惚惚了,“我第一回 见到你,就对你一见钟情,再难相忘,才用了那样的法子。”

裴向雀捏着陆郁的手,让他将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才算是心满意足,“所以,我早就明白的。而且陆叔叔永远不用担心的就是,我会离开你。而我,永远也不会担心陆叔叔会离开我。”

因为他相信对方。

陆郁绷在心口的欲望仿佛逐渐消退了下来,他还没有恢复到从前可以被理智完全控制的地步,可也不再需要这样强制着禁锢裴向雀才能得到满足。

于黑暗之中,陆郁轻轻吻了吻裴向雀湿润的眼角,慢慢地说:“以后不把你放在笼子里了,总是蜷缩着,对骨头不好。”

裴向雀倒在他的怀里,像是报复这么多天来陆郁的所作所为似的咬了一口他的肩膀,点了点头。

良久,镣铐坠落到了木板上,清脆的一声。

这一刻,裴向雀和陆郁一同挣脱了牢笼。

那次裴向雀和陆郁聊天的效果算得上显著,金丝笼被收到了仓库里,裴向雀也不必再带着镣铐,只是还是赤身裸体,不可以出卧室。裴向雀倒觉得没什么,陆郁原先病的那样严重,即使是治愈,也该是一步一步来,不必着急。

清早,按照以往的惯例,心理医生同陆郁在书房里谈话,进行最近情况的诊疗。

医生问:“陆先生,你现在满足吗?”

与裴向雀没来之前相比,陆郁仿佛多了许多暖意,就像是被暖阳融化了的冰,“是的,我很满足。”

他的占有欲也很满足,可他却不会放手。

医生叹了口气,对陆郁的陈年旧病也没什么法子,“可你对那个孩子的占有欲是‘果’,不是‘因’。如果找不出‘因’来,即使这样下去,这病,还是会在下一个不恰当的契机爆发。”

陆郁却摇了摇头,“阿裴,他不是‘果’。”

他也是“因”。

对爱人的占有欲和原本的心理阴影纠缠在了一起,不知何因何果,滋养着占有欲越长越繁茂,只要他还爱着裴向雀,那便永远也斩不断着根脉。

连陆郁自己也不知道这病从何而来,或许仅仅是因为精神方面的疾病都是遗传,来源自秋子泓的基因。

他们谈了一会,也聊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又转到了药物的服用说明上面,根据陆郁目前的情况,医生为他换了一种药物。

陆郁吃完了药,又下去煮了粥,再上楼的时候,裴向雀还是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没醒。

他伏在床上,侧脸贴着枕头,体态柔软,被子这搭在腰上。能瞧得见肩头圆润,脖颈微微翘起,又有两扇凸起的肩胛骨,形状生的漂亮,薄薄的皮肉覆盖着骨头,似欲飞的蝴蝶。脊背和腰一同塌下,再往下便是起伏的臀,整个人瞧起来就像朵才盛放的百合花。

陆郁见他在床上睡得不老实,三两步走过去,把他抱了起来,才发现膝头磨得通红,甚至都破了皮。他将裴向雀翻了个个,搂在自己怀里,又从抽屉里拿出药膏,小心翼翼地摸了上来。

即使是再欲望上头,陆郁疯得最厉害的那段时间,他也牢牢谨记裴向雀真正的底线在哪?且绝不会超过这个底线,伤害到他的小麻雀。他从来不会叫裴向雀受伤,这是个意外。

擦完了药,陆郁吻了吻裴向雀膝头那一小片皮肤,有万分珍惜。

裴向雀是被冰醒的。他还没睡得太饱,眼睛还没睁开就伸手去枕头上摸打扰自己睡觉的罪魁祸首,结果就摸到一块冰冰凉凉的东西。

他还没来得及看,就又被另一只手拿了过去,睁开眼时只瞧见陆叔叔拿了一块碧色翡翠,翡翠上雕刻了只展翅欲飞的鸟,也认不出是金丝雀还是小麻雀,脚腕上却还拴着细绳。

陆郁笑了一下,温柔至极,抚摸着裴向雀的侧脸,又将这块玉佩挂在了裴向雀的脖子上。

裴向雀仔仔细细地瞅了好多眼,又举到眼前,问:“好看吗?陆叔叔。”

这句话也不知是在问翡翠,还是在问自己。

翡翠的颜色映着裴向雀雪白的脸颊,他的眼瞳里有光,是比翡翠还要清澈。

陆郁眼里含着笑,抬起裴向雀的下巴,他的姿态十分驯服,陆郁吻了上去,讲,“当然是我的小麻雀最好看。”

这样的日子其实也没什么不好,除了不能出门,也不能见外头的阳光。可病总是还要治的。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总是有无数的事情可做,裴向雀扭过头,瞧见自己背后的画已经花了,就对陆郁说,“花都快没了,陆叔叔不为我,补上吗?”

陆郁拿出工具,又想起上一次的情景,抚上了裴向雀的脊背,“阿裴怕是忘了上一回哭成什么模样了?”

裴向雀瞪大了双眼,磕磕绊绊地讲,“今时不同往日,那一天,那一天是个例外。”

陆郁笑眯眯的,也没再讲话。

结果只是简单地将那幅画补全,勾勒了几笔,裴向雀都哭肿了眼睛,他瞧起来是在可怜,连陆郁这样的铁石心肠都不好拿他之前讲过的豪言壮语调侃,直接将小麻雀抱到了镜子旁,清清楚楚地映着背后的那幅画。其实同上一次画的差不多,还是红玫瑰与白百何,只是这次金丝雀站在了花瓣上,而小麻雀也露出了大半个脑袋。

裴向雀最近却对镜子有些阴影,不太愿意看,叫他想起了不太好的往事。

镜面很冰,人的体温也暖不了,裴向雀对此深有体会。而且裴向雀的腿细且长,被按在镜子前时会不住地发抖,像是承担不住身体的重量,可是向下滑的时候又会被陆郁揽住腰,继续牢牢地摁在远处。

到最后又是哭得不像样。而大约是因为那次哭得太惨,陆郁左哄右哄都哄不好他,只好许下空头条款,说是答应裴向雀一个消减,什么样的都行。

这个有总比没有好。

裴向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揪了揪陆郁的衣袖,问,“陆叔叔,还记得上一回,答应我的话吗?”

陆郁点了头。

裴向雀抿了抿唇,犹豫了片刻,还是很坚定地开口,“我想去见,见那位心理医生。”他可以这样一直和陆郁这么待下去,可是还是要知道陆叔叔现在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

陆郁答应裴向雀的事情,是没有不作数的。第二天早晨,裴向雀如愿以偿地见到了那位心理医生,他似乎也很意外,两人没谈多长时间,裴向雀就离开了书房。

陆郁也没问他们谈了什么,反正他也能猜得出来。到了下午的时候,他忽然头疼,是换了新药的副作用,裴向雀不许他下去做饭,替他按摩了一下午。

裴向雀侧躺在裴向雀身边,他的皮肤雪白,似乎抹了油和蜜,满是动人的光泽,即使只是躺在那里,什么也不做,都像是要诱惑着陆郁过去尝一尝芳香可口的滋味。可现在上头已经布满了斑驳的红痕,星星点点的,连成大片大片,很明显是陆郁尝了一遍又一遍,却还是戒不了裴向雀的味道。

陆郁生病了后,有了些小孩子脾性,瞧着裴向雀的模样,突然就干巴巴地扔出来一句,“我想看你哭。”

裴向雀叹了口气,生病的人最大,什么要求也不能反驳,便说:“那我,哭给陆叔叔看?”他一贯不怎么哭,因为世上没什么能叫他哭出来的事情,可陆郁是个例外。

陆郁又不要了,他的头其实没好,依旧疼得厉害,可是却不想再叫裴向雀费力,轻松地把裴向雀按到在他的身下,认真地回答,“不是在床上,我便见不得你哭。”

裴向雀还是皱着眉,“陆叔叔的病,什么时候,能,能好?别的不说,这样,一直吃药,对身体不好。”

陆郁抱着他,换了一个方向躺着,抵住左边的额角,头疼地要轻一些,“你不是问了医生吗?”

裴向雀嘟嘟囔囔地抱怨着,“可是,可是他让我问你,从前的事。可我,我知道,你要是不愿意告诉我,问你你也,也不会说。”

陆郁温柔地看着裴向雀。他的小麻雀瞧起来难过极了,连上一回的绑架都不能叫他害怕,却为了自己的头疼和生病担惊受怕,动也不敢多动一下。

那都是些遥远的旧事,他并不觉得从前的事情是他的心结,可是医生既然那么说了,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讲给自己的裴向雀听。

他沉默地吻了吻裴向雀的脸颊,“从前和你讲过我以前的事,有些是真的,有些是骗你的,都不太记得清了。”

陆郁笑了一下,语调平淡,“不过有一件事肯定没和你说过,怕吓到你。我的母亲,她也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她是自杀的,而且吊死在我的床头。”

他顿了顿,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讲,“就是这里,早上醒过来,就看到她的脚尖在踢在我的眼前。我早就知道她活不了多久,果然,她死了。”

陆郁嗤笑了一声,也不知是不是在笑秋子泓。他本来就早熟,记性又好,这么多年过去,还记得年幼时的事情。秋子泓到最后疯的越来越厉害,谁也不认识,只抱着陆成国的照片笑。

没人能救得了秋子泓,甚至她自己早就想死了。

裴向雀却想,难怪陆叔叔从来不让自己睡那半边床。

他亲了亲陆郁的下巴,对于这样的往事也没有多惊讶,只是心疼自己的陆叔叔,连说话都是温软的,“我从前以为,陆叔叔的运气一直,一直,直都很好。可现在看来,我和陆叔叔,好像,都,都挺倒霉的。”

“不过没有关系。”裴向雀直起身,将陆郁整个人环入自己的怀抱,陆郁的个头大,这样是很费力的,裴向雀却开心极了,“我遇到了陆叔叔,陆叔叔也遇到了我。我们都转运了,现在的运气好。那些,那些过去的事情,我不记得了,陆叔叔也陪着我,一起忘了,好不好?”

陆郁觉得,从出生至长大,大约只有半条命,而裴向雀是他另外半条。

他遇到裴向雀,生命就忽然圆满了。

裴向雀的身体微微发抖,眉眼低敛,“陆叔叔可是要和我白头到老的。”

裴向雀听到陆郁轻轻笑着说,“好。别难过。”

那些陈年旧事他都忘得掉,他不是秋子泓,裴向雀也不是陆成国,何必记得这些事,反倒轻慢了自己的小麻雀。

陆郁不再需要心理医生了,就如他从前所说,裴向雀是自己的药,无论那一方面都是。他的病因埋藏在骨血里,因裴向雀而起,只要还爱着裴向雀,因果循环,交缠而生,占有欲永远暗藏于心底,没有治愈的那一天。

陆郁也不需要治愈,他病入膏肓,裴向雀也融到了自己的骨血里。不过理智倒是彻底回笼,能制得住过分的占有欲,前段时间所做的事都可以被称得上情趣,裴向雀也没什么心理阴影,就是说那个笼子还是太小,直不起身,在里头待了几天,有点不舒服。

陆郁也笑,“要是再大些,就成了屋子了,还怎么能叫金丝笼?”

裴向雀也笑了。

陆郁最近停了药,也不再头疼,还放着急的要命的陆静媛过来探望过几次,但就是不愿意和裴向雀踏出房门。他现在享受了这样美妙地谈恋爱生活,日子过得十分悠闲有趣,觉得自己工作了这么多年需要放一个长假,加上公司确实也没什么事情,裴向雀请的长假还没到期,便一直同裴向雀待在家里,就像是一对满心眼里只有谈恋爱的普通失业情侣,幸好存款颇丰。

可好景不长,李程光就带来一个消息,说是陆成国最终还是没能撑得过去,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陆郁是陆成国的儿子,又是陆家的当家人,这个时候不出面是说不过去的。陆郁和李程光谈了一会这件事,最终决定葬礼还是在陆家老宅办。

陆郁还叮嘱李程光去查了另一件事,是原先做背地里那些生意的一个部门主管,在上次清洗的过程中辞退了,但发放了一大笔钱。李程光说他现在又找到了一份别的工作,薪水不错,还很安全,他的儿子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现在还交了个女朋友。

那个人的儿子,就是前世开车撞向陆郁的那个。

而陆成国的死期与前世不同,命运也完全改变,陆郁也不必杀了那个人,反倒又是杀孽。

陆郁现在有些信因果轮回了。

那天晚上,陆郁同裴向雀讲,“明天你先碧玺园那边,葬礼全套办下来就太累了。等到出殡的那天,你陪我一起来。”

裴向雀呆呆傻傻地问,“我来,能帮什么忙?”

陆郁撑不住笑了,“小麻雀扑腾着翅膀能帮什么忙?你来走个过场,是让淮城的人都看看,这是我的小先生,以后谁也不敢欺负你。”

裴向雀心里满是欢喜,热的脸颊都烫了,却只能干巴巴地应个“哦”字。在他心中,自己和陆叔叔是早就领了证的,可这还是同别人都知道是有所不同的。他的陆叔叔这样好,肯定很多人偷偷摸摸喜欢他,就该早点盖上章,防止旁人的觊觎。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还是裴向雀一个多月以来头一回踏出房门,他抬头望着天,得眯着眼才能瞧清浮动的云,因为连阳光都有些刺眼。

现在已经是早春,院子里开满了花,陆郁想起前世,他把裴向雀葬在了这块土地上,而现在,他的小麻雀正站在自己的身边,弯腰去碰旁边一朵盛开的花,

他的小麻雀也在生机勃勃地绽放着。

陆郁摸了摸一棵高树的树干,那是从前裴向雀坟头的那棵,忽然认真地说:“阿裴,我从前做过许多坏事,死后恐怕是要下地狱的。”

裴向雀偏过头,歪着脑袋问:“陆叔叔,陆叔叔还相信这些吗?”

陆郁叹了口气,“信的,我信因果轮回,天理报应。”

否则,他怎么才会又见到自己的裴向雀?

裴向雀直起身,他还是长得瘦,吃不胖,可现在已经有了些大人的样子,内里却还是又软又天真。

他很郑重地承诺,“没有关系的。无论去哪里,我都陪着陆叔叔,你不要担心。”

一阵春风吹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来了一片花瓣,坠在了裴向雀的头发上,陆郁低头,轻轻吻了吻他的鬓角,也不答应他说的那句话,只是含着笑意讲,“我的小麻雀,我的金丝雀,我的心上人。”

他的心上人,他的救赎,也是他的圆满。

这后半句,陆郁没有讲给裴向雀听。

裴向雀害羞地笑了一下,花瓣飘飘摇摇地落在了地上。大约是因为陆郁曾对自己讲过许多情话,可都没有这句动人。

陆郁还记着前世的结局,可他也不再担忧,那都是过去的事。而从今往后,他和裴向雀,只有死别,再无生离。

作者有话要说:  怎么讲,小麻雀和陆叔叔的故事总算是走到了一个能够告一段落的地方,这个结局也是很早之前就想好的,整篇文的基调就是治愈,无论是裴裴还是陆叔叔,看起来强势or弱势,都是有病的,简单来讲就是你有病,我是药这么个故事。其实写的还挺顺的,基本没怎么卡文,也很快乐地写完了!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感谢小可爱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我是写不完这篇文的,炒鸡感谢了!

关于番外,暂定两个,一个是裴裴前世的番外,另一个是安安和郑夏。关于上车,后续有空应该会补上一点车,还有就是个人志,有小可爱提到了,我也想出一本留作纪念,后续这方面的话题可以去我的微博@狐狐狐狐不归讨论!

最后就是请收藏我的新文――《撒娇》凶悍人狠话不多土豪攻×貌美坚强小明星受,主要谈恋爱,大甜文,甜度+++++球球球收藏!甜度有保证!!!求收藏!

祝福每一位看文的小可爱开心快乐每一天(作者已疯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尽量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2推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