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在线阅读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137章 终章(下)

你还不是欺负我可爱 归如远客/文

郁子苏被困在一个蓝莹莹的水球中, 思索着对策。

这凝望海可能是开天辟地时期的产物了, 其中蕴含的神力连他也不可小觑, 况且这中间大大小小的禁制无数, 而且互相有关联,许许多多空间夹在其间, 如果用暴力一剑斩除可能会引起更严重的后果, 他倒不怕后果, 只是球球现在可能趴在海边哭着找他,要是伤到了他就不好了。

出去是能出去, 只是需要费些功夫,解除这些禁制说不定要上百年,郁子苏自己倒是不急, 只是他家小朋友才一百多岁,肯定等不得,想一想对方会焦急哭泣的小模样, 他心都要碎了。

他再也不想让球球经历等待了。

郁子苏通关技能满级, 解禁制再熟悉不过, 思考之间已经开拓了许多,希望他的运气值没有丢,可以恰巧碰到某个出去的点。

可他的希望落空, 运气不但不好, 反而稍不小心落入另一个空间,又得从头摸索。

就算他道心稳固,一想到球球再次经历等他的煎熬, 也不由心绪紊乱。

他暗暗叹口气,胸腔中有什么在骚动。

他知道那是什么,是很久以前得知球球心思后种下的心魔种子。

他本以为自己跟球球在一起后心魔已经消去,可居然在此时成长起来,他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

郁子苏皱皱眉,心魔是因球球而起,在担忧球球的情况下生长,似乎能解释的通……

他暂且按捺下那股骚动,因为这个空间,还有其他活物的气息。

难道是罗云洲?

他循着那气息一点点解开禁制过去,果然瞧见昏迷不醒的小僵尸。

幸运值点满的可能是这个人了……罗云洲法力低微,若是他再晚来一步,可能就要去地府捞人了。

郁子苏给他渡了些灵气让他暂且存活,没有把他弄醒,省得烦心。

继续一点点摸索,心魔越来越碍事,让他烦躁得恨不得拔剑劈了这天庭。

他停下来暂且喘息,打坐调息将心魔压回去,烦躁感使他不安。

他知道自己命中尚有一劫,这劫便在球球身上,如今看来,别是现在就要经历了吧?

一想起无助的球球,郁子苏就愈加静不下心。

正当他被心魔左右时,一声龙吟自上界传来,紧接着是一声猛兽的怒吼。

似乎二者相斗,凝望海也震了三震。

就算他被困在海中,都能感受到那股威力。

那吼叫……太熟悉了……

郁子苏站了起来,抬头张望,虽然什么都看不到。

看来小朋友太生气,竟然不顾形象,大庭广众之下变成初始形态,跟人打了起来。

跟谁?天帝?

郁子苏从未如此焦急过,他不在身边,小朋友怎么就这么凶了?那可是真龙,就算球球身负法宝众多,也讨不了好。想他这么些年何曾让球球受过伤,若是有个三长两短……

他全身都泛着暴戾,同平日截然不同。

心魔兴奋起来,舔食着来之不易的养料,疯狂生长。

就在这时,又是一股活物气息,这会是对方主动闯入,郁子苏分了心,朝对方迎去。

是什么人,竟然在此间穿梭。

郁子苏现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我很不好惹”的气息,就连绯骨也吓一跳,在不远处驻足,不敢靠近他。

郁子苏瞄了眼她怀里的和尚:“这是怎么了?”

绯骨道:“打晕的,方便行动。”

郁子苏:“……”

他的暴戾之气散发很快,绯骨也是循着过来,她跳脱五行之外,受到的禁制较少,可以很快找来,俩人简单交流一番,郁子苏这才得知上面的情景:“天帝对你们出手?”

绯骨点头:“是啊。”她战战兢兢打量了下郁子苏,“你也不用担心,球球没有中招,他躲开了,此时,嗯……”

郁子苏缓缓转过身,背对着她:“打起来了。”

绯骨惊疑道:“你是说那猛兽……”

郁子苏生气地打断她:“我们家球球怎么都可爱!”

绯骨:“……”她明明什么都没说,委屈。

在听到绯骨的描述后,郁子苏慢慢冷静下来,听动静两兽还在打斗,没有哪个落了下风。

他再次原地打坐调息,有了新的顿悟。

是他陷入了一个误区,他只想着自己强大,球球弱小,他应当无时无刻都将其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不让他受到半分风雨,却从未想过,球球在不断成长进步,他不再是那个哭唧唧的小可怜,他可以脱离自己的怀抱,成长到乘风破浪,搏击长空,成长到自己都不可思议的地步,成长到同自己并肩站在一起,不再有谁单一的庇护谁,只有他们互相依存。

他们会有无尽的岁月,只有他们二人相伴,这是自己向他许诺过的,却是自己先一步忘记。

已经壮大的心魔散去,他觉得身体再次脱胎换骨,道心明显得到了升华。

拨开云雾见天日,他竟然,渡劫了。

这是他最后一道劫,也是唯一一道。

至此,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至高神,无牵无挂,所向披靡,从今往后,天高地远,宇宙洪荒,任他前行。

绯骨腾出一只手指着他目瞪口呆:“你你你……”

郁子苏现在简直浑身沐浴圣光,这种光不是他特意加的特效,而是浑天而成,与他结为一体。

按理说他已经是至高神,可为什么觉得,他又进化了?

郁子苏微微一笑,将罗云洲扔给她。

绯骨一手夹着一个人,无言以对。

郁子苏手中闪过一道光,化成一把华丽无比的剑,手腕微微一动,剑锋便在此处空间划过――

“哗啦啦――”像是锁链剧烈抖动的声音,禁制接连不停一个个断开,起了连锁反应,越来越快,越来越猛,很快整个凝望海都沦陷,各个空间也无比混乱,掀起汹涌的巨浪。

然而在近海打斗的两兽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只是他们也感受到一些不寻常,球球不由分了心,往深海处望去,期盼是郁子苏出来了。

天帝同他一直打得难分难解,不分上下,内心已是惊涛骇浪,是他老了吗,现在的妖怪实力都如此恐怖?况且对方身上还有各式奇异的法宝,再继续下去,他并没有十足的信心。

没想到凤舞居然自己抖出当年之事,不再受他威胁,万一凤凰起兴,也掺一手……

他瞅准球球分心的时机,龙爪便要拍向对方脆弱的脑壳――

海浪中飞起一道白光,像是剑芒将真龙由头劈成两半,十分匀称。

球球怔怔地望向白光飞出的地方,如他所愿,自带光效的郁子苏被海浪托起。

刹那间,云消雨霁,彩彻区明。

郁子苏飞回岸边,平了暴怒的凝望海。

球球迈着震天动地的小碎步,嘤嘤嘤张着胳膊朝他跑过来,明显是要抱抱。

郁子苏僵住,不知该不该迎接。

不抱的话球球的小玻璃心一定又要碎一地,哭哭唧唧自己嫌弃他之类。

可是……

怎么办太大只了他抱不动。

他在想要不要变大接住好了,却看到球球已经自觉变回人形,扑倒他怀里“呜呜”哭了起来。

郁子苏抱住他,摸摸他的头,想了想没有多说话。

* * *

无论在什么地方,惊天秘闻这种事情传播的最快,尤其神仙们有网后。

那日几个神仙得以存活,将自己所见所闻添油加醋四处通知,很快这件旧事全都知晓。

弑兄之罪非同小可,尤其还发生在天地之主身上,然而天帝已被郁子苏一剑斩杀,众神仙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

按理说应当由真龙担任天帝,可现在往哪儿找真龙,他们把目光放在了郁子苏身上。

天帝的后代毕竟是青鸾所生,而天帝更让他们不耻,相比之下,他们更期盼郁子苏担此大任,毕竟是向实力看齐的。

郁子苏却道,的确是存在一条真龙的。

本该承位的真龙应是华阳,而凤舞与其更是育有一子,此子是再正统不过的龙凤后代,有真龙骨血。

只是当时凤舞年纪尚小,知道自己有孕后华阳已经仙逝,她不敢告诉哥哥,受华黎蛊惑偷偷生下交于他抚养,华黎将此子真实血脉封印,为了不让他有一日冲破封印,便自小把他送往西方学习佛法,免于修道法。

无究佛法高深,却是个佛道双修的异类,如若他愿恢复道身,这天帝之位当之无愧。

众神仙注重血脉传统,将目光都放在他身上。

无究也不扭捏,却是乐呵呵接受了,只是他要迎娶绯骨为天后,却遭到了反对。

因为绯骨非人非鬼,非妖非仙,跳脱五行之外,不能生育。

血统不纯可以忍,但是天后不能生育是闹哪门子?

无究还没发话,绯骨便生气了,她早已看不惯众神仙的迂腐封建,谁说她不能生就揍谁,让对方生一个给她看看,生不出来继续揍。

无究乐呵呵道:“我们当今是明主的社会,人民当家做主人,过去的一套就不要再使用了,谁有能力谁当领导,不一定要血脉继承对不对?”

绯骨太过强悍,全天庭都找不到一个制住她的,众神仙们哪敢有异议,再加上通网后渐渐被现代社会影响,也就不再有反对之声。

却说三太子放是从三极岛被放出来了,可短短一百多年,天庭易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父亲竟是弑兄篡位之人,被当场劈杀,让他实在无法接受。

再不好也是他的父亲,母亲和兄弟姐妹们可以在新帝领导下生存,他却受不了,又自愿回到三极岛过苦修生活,逃避这一切。

罗云洲跑去陪他。

起初云欢是不愿意相见的,父亲死亡的伤痛不是恋人的回心转意能弥补的,反而会让他更有愧疚感,他背对罗云洲,竟是看都不看一眼,声音冷得像他脚下踏着的冰雪:“你走吧。”

罗云洲没有动摇,在他身后唠唠叨叨许多自己的悔意,怨他当初没有看清自己的真心,他现在已经完全醒悟,对他爱得执迷。

听到这些话,云欢本该欢欣,却在接连的打击下丧失了心动的能力:“我不会离开这里,也不会接受你。”

罗云洲道:“没关系,我就在陪你,我可以等。”

纵使云欢再冷漠,架不住罗云洲脸皮子厚,他真的就在三极岛住了下来,用他那微薄的法力维系自己的生命,偶尔郁子苏心情好来看望他,再给他渡点儿。

俩人便一直这么僵持,等哪一个先退败。

或许要千年万年,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总能等到他想通的那一刻。

* * *

一万五千年后――

球球站在凝望海上空,俯视已经沧海桑田的世界,顿生无限感慨。

他终于走到今日,成为这个世界的至高神,要和郁子苏共同踏碎虚空,前往其他世界。

他的世界。

幼时的梦想终于实现,即将离开熟悉的地方,纵然活了这么久,他一时也是心情复杂。

来为他们送行的也不过简逸和路西菲尔,绯骨和无究,林清和吉恩斯,还有在三极岛受酷刑居然修炼有成的罗云洲和云欢,其他终将物是人非,。

大家都是上万岁的人了,心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简逸给了球球一个拥抱,摸摸他的脸:“记得回来看看。”

球球也回抱他:“我会的,你可不要不认我。”他想了想,“也要照顾好我的小侄子,可是有我的基因在呢。”

简逸应了他。

几人相视一笑,没有再多的话语。

郁子苏看看凝望海之上的一片混沌,已有隐隐雷声逼近,很快雷电便会将混沌划破,降落下来,打在他们身上,他跟球球说:“该走了。”

凝望海的海水聚集起来,形成擎天巨柱,俩人跳到柱顶,等海水将他们送往混沌之处接受雷劫。

送行者往后退向海岸,仰头朝他们挥手。

球球也朝他们挥手,凝视每个人的容颜:“我一定会回来的――”

简逸笑出了声。

郁子苏跟他说话:“不要动。”

球球扭头看他,眨眨眼,没有再动。

“哗啦――”铺天盖地的雷电撕裂混沌,朝俩人汹涌而来,将他们的身形打磨得越来越透明,直至看不见,化成两道光飞入混沌之中。

这个过程持续了许久,送行的人都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雷劫,半晌才回过神。

就这么走了,细细一想,竟像是一个漫长的梦境,孑然而来,携他而去。

好在有机器将此景记录成影,流于后世,刻为不朽的传说。

* * *

而此时在另一个世界,经过了万余年,神仙们依然过着聊八卦你追我我追你我喜欢你就是不说虽然说了就是不结婚过得不好就是不离婚的堕落生活,不是没有有理想有抱负的神仙想效仿郁子苏,但均已失败告之,久而久之大家便都放弃了。

这日天帝依然在苦口婆心劝说一大家子回去和和气气的过日子,心念一动,立即前往虚无之巅。

不只是他,稍微有点能力的神仙都有所察觉,不约而同地聚到此地。

似乎有什么即将到来,他们心里恍恍惚惚有答案,却不敢相信。

那个人……还会回来?

他们焦急的等待,等得心力交瘁,终于听到上空传来轰隆隆的雷鸣,混沌乍破,万丈金光倾泻而下,照耀了每一处地方,刺得他们睁不开眼,只隐隐约约瞧见光芒中有两个人影缓缓降落,其中一个拥有他们极为熟悉的气息。

来不及揣测另一个人是谁,众神跪拜,热泪盈眶。

“吾神――”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结局了,谢谢大家的一路陪伴,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日更,可以一本连载五十万,如果没有人陪我一起,一定做不到,真的很感谢,没有嫌弃我。平日峦杲岣醒院孟衩皇裁础R膊凰憬崾桑贪值墓适禄乖诩绦

番外可以点单啦,没有的话我就把自己想的写完啦。

希望大家看完结局后等等再删收藏,我我我想攒个万收截图纪念一下!!!第一次!!!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尽量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2推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