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在线阅读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152章 番外二

我有病[快穿] 呼啦圈x/文

郝日天用脚抵在库克身上晃了晃, 躺在地上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轻嗤了一声,若不是作为一个外来者不想随便在这个世界做出太出格的事, 对库克就不是简单的让他睡一觉那么简单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这个世界畸形的社会关系不是一个人造成的,而是整体风气如此,仅仅针对一个人并没有什么用。

这也是他让飞船先停靠下来的原因, 不然到时候他开着小飞船离开了, 这一飞船上那么多人可就要无辜丧命了, 这不是郝日天的初衷。

偌大的一艘飞船上,此时只有他一个清醒的人, 他也没去飞船里面转悠, 径自走到后勤给他准备的那艘小飞船所在的位置,打开飞船舱口进去熟悉了一下操作飞船的方式。

等确定自己安全操作之后, 他毫不犹豫的将小飞船从大飞船的尾翼部位开走了,刚飞出去的小飞船还稍微有点不稳, 但仅仅晃了几下之后飞船就变得特别稳了,完全看不出驾驶员是第一次开飞船。

飞出去没多久,整艘飞船就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而在郝日天离开了近一个时辰后库克等人才逐渐转醒。

醒来后确定那条黑尾人鱼已经离开后, 库克又是庆幸又是愤怒,庆幸那人鱼没有伤害他们, 愤怒他堂堂迈尔家族的大贵族竟然被一条他们当成繁衍工具的人鱼弄成这样。

哪怕这个人鱼莫名其妙的强大,但这么多年人鱼族已经在他脑子里形成了固有印象,那印象不是简单可以更改的。

所以醒来第一时间他就去联络迈尔本家的人, 将这一切如实上报,并请求支援,想要将那条人鱼重新抓回来,如果能研究出这条人鱼为什么特殊,他们迈尔家族一定能一跃成为五大家族之首。

本家不止同意了,还派来了少主过来协助负责此事。

这些郝日天都不在意,他开着飞船,目标就是从库克那里听来的莫纳海,既然库克是从那里‘捡’到他的,那他就再回那里,说不定老攻就在那片区域,当然就算不在,那里也是曾经的人鱼聚集地,他也想去看看,如果有可能,他想帮帮这些人鱼。

责任心啊责任心,这是他身为小世界管理者的责任心,还有对那些无辜人鱼的同情。

但想象跟结果总是有点出入的。

还没等回到莫纳海那边,郝日天就率先碰上了‘一批’逃逸中的人鱼,说一批其实也仅仅只有六条,但对比人鱼的整体基数其实说一批其实也挺合适。

事情是这样的。

郝日天的计划依然是回莫纳海,但库克那艘飞船已经飞离莫纳海好几天了,而且还是全速之下,距离莫纳海已经很远了。

而他自己驾驶的这艘小飞船无论从功能的全面性还是速度上都比不上那艘大飞船,毕竟这种小飞船平时就是用来出去采购用的,或者发生什么意外的时候逃生用的,想要返回莫纳海,不说用上原来两倍的时间,也得用上1.5倍,再加上小飞船上缺少物资,郝日天总不可能一直驾驶着飞船赶路,自然是要抽空歇息的。

他挑选的休息地就是返回莫纳海途中的一座中等城市,在将飞船停在停驻的地方后,他就乘着车进入了这座城市。

随意的挑了一处清净的地方,郝日天就下了车,然后打算找地方吃点东西再顺带从别人的谈话中再详细的了解一下其他信息。

这一切都进展的很顺利,只是在他吃完东西准备在外面转转,再看看有什么能用得上的东西,一起买回去拿到飞船上去,结果从吃完饭的地方出来后没多久就出了意外。

城内突然戒严了起来。

像这种全城戒严的情况很少有,所以突然全城戒严,不知情的人都极为好奇,但也因为突然变得紧绷的气氛而有些紧张。

郝日天第一反应就是被他弄倒的库克醒了,然后派人来抓他了,全城戒严也只是碰运气,抱着大面积撒网的想法,结果还真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虽然猜到全城戒严有可能是为了抓他,但郝日天依然慢悠悠的按照计划往前走,对这个现状完全没有丝毫担心的意思,实力强就是好,有底气,哪怕实力被压缩在了一定程度,这些想要抓他的人在他眼里依然很菜。

结果没多久他就发现原来是他太自恋了,人家全城戒严压根就跟他没关系。

看着那个小心翼翼躲在一道十分狭窄的墙缝中的孩子,郝日天摸了摸下巴,如果不是他感官敏锐,这个孩子还真有可能就被他忽略了。

小孩儿看上去七八岁的样子,浑身看着都脏兮兮的,一张小脸更是被脏的看不清本来模样,唯独一双大眼睛闪着紧张和戒备等等情绪,眼珠子来来回回的转动着,在郝日天看过去的时候,郝日天一双眼睛更是瞪得极大,惊慌一闪而逝,随即就戒备的盯着郝日天,就跟一个随时都准备反击的幼兽一样。

郝日天眯了眯眼睛,这小孩儿的反应可不对啊!

他往前走了走,面向墙缝里的小孩,突兀出声道,“全城戒严是不是为了找你?”

小孩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极为紧张,身体更是弓成一团,明明被挤在墙缝中很难做出身体上的变化,他却依然做出这样的动作,很显然慌到极致了。

得了,不用继续问郝日天就知道他猜中了。

摸了摸下巴,郝日天缓了缓神色,“如果你告诉我他们为什么想要抓你,我就带你离开这里,你觉得怎么样?”

小孩儿眼睛再次瞪大,但眼底深处最闪过一丝不信,郝日天也没再多说,就这么神态自然的看着他,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极其放松的姿态,等着小孩儿的回答。

然后他就看着小孩儿眼里各种挣扎之后,小声却又谨慎的问了一句,“你说真的?”

郝日天挑了挑眉,“嗯哼,信不信随你。”

许是被逼到绝境没有办法了,小孩儿狠狠的咬了咬下唇,然后如实托出,“他们的确是为了抓我。”

因为时间紧迫,小孩儿用非常快的速度将自己被‘通缉’的原因道了出来,他自身携带着一个可以装活物的储物空间,里面装着六条人鱼,他的目的是为了把这六条人鱼带出城,然后找地方放掉。

这其中有一条就是生了他的人鱼,按血缘关系,对方就是他的母父。

听完小孩儿的理由后,郝日天颇为不可思议的打量了他一圈,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能干出这样的大事儿?

小孩儿在他的打量下身体紧绷的厉害,整张脸更是绷的没有一丝表情,但闪烁的双眼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情绪,他是在赌,赌郝日天能帮他,不然他早晚会被抓回去的。

而郝日天也没有让他失望,没再继续多问,反而干脆的应声,“很好,我可以带你出去,至于更详细的情况,等你安全了再确定要不要告诉我好了。”

说完就伸手将手放在两边的墙上微微用了点力,然后小孩儿惊愕的感觉到他所处的夹缝在变宽变大,本来他是被夹在中间的,现在却已经能够脚踏实地的站在地面上了,并且不会觉得拥挤。

他还在惊愣,郝日天却已经冲他挑了挑眉,“还不出来?”

小孩儿几乎是呐呐的应声,“出来,这就出来。”

走到郝日天面前,小心翼翼的探出手,确定郝日天没有什么排斥的情绪后,小孩儿立马伸手抓住了郝日天的衣摆,将他当成了救命稻草。

郝日天倒也不介意,松手将被他掰开的墙壁重新复原,然后就毫不掩饰的带着小孩儿离开。

小孩儿对郝日天这种‘大摇大摆’的行为心里是存疑的,双眼更是谨慎的四处观望,甚至想出声让郝日天躲着点人走,但想着郝日天刚才徒手将墙壁都能掰开的大力以及自己是求着人家帮忙的立场,他又默默的闭嘴了,既然接受了人家的帮助,那就要相信对方。

郝日天将小孩儿的细微反应看在眼里,对这么小的孩子能这么听话,又能压抑住本能反应乖巧的跟着他,他心里是颇为满意的,就更觉得自己捡到这个小孩儿运气还算可以了。

然后小孩儿就跟梦游一样跟着郝日天出了城,从全城戒严的城市出来了,守城的人竟然跟没看见他们一样,及至坐上飞船将那座城市远远甩在身后,小孩儿依然很是不可置信,浑身上下透出一种‘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哪’的茫然感。

直到郝日天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才让小孩儿回过神来。

“来吧,现在仔细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会带着人鱼被通缉?”

听着这样的问话,小孩儿一点都不会觉得紧张了,反而觉得自己运气太好了,竟然能碰上这样强大的大人,对方还帮了他,如果这个大人也能帮他……

有了这样的想法,小孩儿的态度一下子就端正了起来,明明自己也还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却愣是端出一种成人的态度回答郝日天的问题,“回大人,是这样的……”

别看小孩儿脏兮兮的,但小孩儿其实是之前离开那座城市中城主的儿子,而且是城主最小的儿子,叫霍岩,虽然如此,他却半点都没有享受到城主儿子的优厚待遇,相反,日子过的比下人也好不了多少。

原因在于他更多的继承了人鱼的血脉,身体不够强悍,个人能力也得不到激发,不知父亲不太看重他,就连他几个哥哥同样瞧不起他,再加上他对生了他的人鱼母父很是亲近,看在别人眼里就越发上不得台面了。

但霍岩从未跟别人说过自己的特殊之处,他能跟人鱼交流,跟他的母父更是交流无障碍,随着年龄渐长,他越发看不惯父亲和城主府的人对待母父的态度,一直到他母父给了他一个能装活物的储物空间后,他更是生出了将母父带走的想法。

而那个储物空间其实就是他母父身上的一片鳞片,他也是从他母父那里知道每个人鱼都有这样一个储物空间,只有人鱼自愿给出才能起到作用,不然别人就算强抢过去也没用。

不止这一点,他还从他母父那里知道了不少有关人鱼的秘密,这就更加坚定了他要保护母父的信念,他想要改变这种畸形的现状,人鱼不该被那样对待。

他本来是想准备的更充分后再带母父还有几个跟母父关系不错的人鱼离开的,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如果今天他再不带母父他们走,母父就要被送去协助人鱼改造实验了,霍岩知道母父这一去,运气不好的话可能就没法回来了,他自然无法接受这点。

所以才会在准备一点都不充分的情况下,让母父用人鱼间的特殊交流方式将几个朋友聚在一起,然后他将他们全都装在储物空间带着他们逃走了。

可惜他还是太过弱小,才行动没多久就被发现了,如果不是好运的碰到郝日天,估计没多久就会被抓回去,到时候无论是他也好,还是被他带走的几条人鱼也好,下场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多谢大人帮我,我以后会回报大人的。”因为已经彻底安全了下来,霍岩神态已经轻松了很多,比起之前看上去更像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了。

郝日天倒也没逗他说以后怎么报答自己,反而问他,“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又打算去哪,如果顺路的话我倒可以送你一程。”

霍岩抿了抿嘴角没立刻回答,他就算再早熟也还真是一个孩子,这次行动又极为仓促,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只是凭着一股气做出的选择,对以后他压根就没有更详细的规划。

他私心里是想跟着这位大人的,他觉得这位大人这么厉害,如果跟着他以后肯定也能变得很厉害,但他不好意思说,大人帮了他他却想赖上他,怎么想都觉得羞愧。

他没立刻回答郝日天也没催他,反而看着前方眯了眯眼睛,因为他看到正对面同样飞来一艘飞船,然后自己的飞船内就发来了通讯请求。

接还是不接?

这个问题只在脑子里转了一秒,通讯就已经被接通了。

然后通讯屏幕上出现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郝日天顿时就觉得接通通讯的自己太明智了,然后就佯作生气的怒道,“你跑哪里去了?”

这一声斥没吓到显示在通讯屏幕上的人,反而把小霍岩吓了一跳。

“呵,我这不是来找你了?”两艘飞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商眼角眉梢上终于带上了笑意。

郝日天瞪了他一眼,然后也缓缓笑了,对老攻这么快找到他还是很满意的,他们没有这么隔着视频聊太多,反而将两艘飞船降落,之后郝日天带着霍岩去了商那艘飞船上,然后将自己这艘就这么简单粗暴的扔掉了。

毕竟是从迈尔家族那里抢来的飞船,谁知道上面会不会有‘定位器’这样的东西,真有的话岂不是成了一个超级大的电灯泡,等着人家来抓,就算不怕也会烦啊!

这下好了,有人接应了,那个抢来的就可有可无了。

――事实证明郝日天的选择是正确的,迈尔家族本家的少主在库克的带领下的确靠追踪这艘飞船来抓他,最后倒是找到这艘飞船了,但飞船上的人却早已不见踪迹。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现在两个分离了几天的恋人正黏在一起分不开了,也顾不得旁边有孩子这件事了,跟商碰面后,两人二话不说就亲上去了。

这样的场面霍岩其实见过不少,所以尽管他年龄不大,但却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直到他亲眼看着帮了他的‘大恩人’那双修长有力的大长腿唰的一下变成了一条黑色的鱼尾,那条鱼尾看着健康又漂亮,但这都不足以抵消霍岩的震惊,他一双眼睛瞪的滚圆,眼里除了那条鱼尾外什么都看不进去了。

而郝日天却已经挂在商身上指着自己的大鱼尾危险的问道,“你不准备解释解释吗?”

商一手将郝日天牢牢的抱在怀里,另一只手直接摸上郝日天多出来的这条鱼尾,眼里满是喜爱之色,“很漂亮啊!”

郝日天伸手捏着他的耳朵,“跟我装傻是不是?”

商沉沉的笑声顿时流泻而出,“装什么傻,你不是对人鱼好奇么,这下自己也有条人鱼尾巴了不是正好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

虽然没有正面回应,但郝日天一听就知道商对他进入这个世界会发生的变化了然于心,明显就是故意的。

他重重的在商鼻尖上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明显的牙印就算作是教训了,毕竟他本来也就没有真的生气,多了一条大尾巴惊奇之余的确还有点喜欢,反正等离开的时候就会没了,就趁这段时间多稀罕稀罕好了。

商顶着鼻子上的牙印带着郝日天在一旁落座,郝日天也没有收回自己大尾巴的意思,反而随着心情一甩一甩的,看着灵活极了。

本来就是身体的一部分,压根就不用学着去控制,一切就跟本能一样,至少就郝日天的感受来说,使用这条尾巴和使用双腿的感觉并没有多大区别。

霍岩怯生生又带着犹豫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弱弱的响起,“大人,您……您也是人鱼?”

他语气虽弱,但那双眼睛却亮的惊人,因为如果这样的话,他觉得自己就更能名正言顺的跟着这位大人了。

郝日天摆着鱼尾看向霍岩,应了声,“你这不是已经看到了么?”

商挑了挑眉,一边继续摸着手感颇好的大尾巴,一边凑到他耳边,“这小孩儿哪来的?”

郝日天往他身上靠了靠,“捡来的。”

霍岩基本上就没听到两人这简单的一问一答几乎,准确来说不是没听到,而是听到了却没入心,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微妙的喜悦中。

他也没呆愣多久,很快回过神来,二话不说就把那片藏在身上的雨林拿了出来,然后将里面包括他母父在内的六条人鱼全都放了出来。

郝日天不过跟商说了一句话的功夫,眼前就齐刷刷的站了六条人鱼,没错,是站着,尽管他们没有腿,但依然用尾巴稳稳当当的站在自己面前。

――这些自然人鱼是可以靠鱼尾站立的,但不能长期站立,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坐着鱼尾车的,但偶尔站一会儿却是不影响的。

六条人鱼全都是成年体,两条蓝色鱼尾的,一条红色鱼尾的,一条金色鱼尾的,一条银色鱼尾的,还有一条蓝紫色鱼尾的,每个都长得很漂亮,各有特色。

六条人鱼一出现就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然后齐刷刷的一摆鱼尾向郝日天行了个礼,一阵整体的韵律从他们嘴里齐齐出发,霍岩清楚的听到了他们对‘大恩人’的称呼,他们称呼对方为‘王’?

霍岩满脸震惊的走到蓝紫色人鱼旁边,叫了声母父,用的不是人类的语言,而是人鱼特有的语言,完全不懂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他的恩人怎么会变成母父他们的王呢?

蓝紫色鱼尾的人鱼宠爱的摸了摸霍岩的脑袋,随即看向郝日天和商,准确来说是看向郝日天,嘴里一阵叽里咕噜,大致意思就是希望王能带着他们解救那些被人类抓走的同族,说完之后,旁边就跟旁边五条人鱼一起眼巴巴的看着郝日天等他做决定。

在储物空间中,他们其实都从霍岩那里也知道了被救的大概过程,但被人类伤害太久,哪怕知道对方帮了他们也无法放下戒心,而人鱼特殊的储物空间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所以哪怕觉得有些不合适,他们也一直没有露面。

直到知道帮了他们的人类其实也是人鱼之后,这才放心的露了面。

没想到一出来就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那股力量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升起臣服的感觉,那种臣服的感觉让他们潜意识的认为这个陌生的人鱼是他们的领袖,可以帮他们人鱼一族摆脱目前的困境。

所以他们才会行礼跪拜,甚至庆幸他们出来了,不然就要错过跟随王的机会了!

别说霍岩震惊了,就连郝日天都有些意外,什么王不王的,这些人鱼不清楚他还能不清楚么,他本质上就是个人类,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王呢,这些人鱼可能只是想找个领袖吧!

虽然他也有过帮一帮这些人鱼的想法,但真没想过要当他们的王。

摸了摸下巴,他当即就要出声解释清楚,免得让这些人鱼空欢喜一场,但话还没出口,商就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让他出口的解释顿时止在了嘴边,神色也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尽量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2推币]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